大西洋堡壘 Longues-Sur-Mer德軍岸炮陣地
這座位在諾曼第Longues-Sur-Mer地區的岸炮陣地是德國國防軍在大西洋沿岸防禦工事 -即大西洋堡壘 的一部分。
此陣地在1943年開始建造,但一直到登陸日當天都還沒有完全的完工。建造和防務初期是由德國海軍負責,隨後由德國陸軍接手。
整個陣地有四座如上圖的152mm,射程達20公里的岸炮、一個指揮所、數處人員及軍需品掩護所及數個防空炮、迫擊砲砲位。
幾乎每個地點都有良好的掩護設施,尤其每座岸炮都有極為厚實的混擬土結構保護。


登陸行動時的Longues-Sur-Mer陣地:

大西洋堡壘 Longues-Sur-Mer德軍岸炮陣地
Longues-Sur-Mer陣地配置圖,可看到還有許多未完工之處。(Via War44forum)
Longues-Sur-Mer陣地位在奧馬哈灘頭及黃金灘頭之間。
登陸日(1944/6/6)的前一晚,這裡就遭受到盟軍綿密的火力攻擊,包含總共約1500噸的炸彈空襲轟炸。
這些彈藥大多數落在附近的村莊,幾乎完全沒有擊中陣地。
但隨後Longues-Sur-Mer陣地在登陸日的清晨五點三十七分,
便遭到法國巡洋艦Georges Leygues號及美軍戰艦Arkansas號發射共約100發的砲火襲擊。

大西洋堡壘 Longues-Sur-Mer德軍岸炮陣地
登陸日各灘頭與Longues-Sur-Mer陣地位置與射程範圍圖(Via War44forum)

Longues-Sur-Mer陣地在早上六點五分展開反擊,並在隨後的一天內發射了共170發的彈藥。
迫使指揮艦HMS Bulolo號必須撤退到較安全的水域。

陣地裡4座中的3座可運作的岸炮,其中兩座最終還是被英國巡洋艦Ajax號和Argonaut號給破壞並停止作戰,
但僅存的一座岸炮依然間歇得作戰到當日的晚上七點。
由於人員訓練不足,以及觀測塔和各炮座間聯繫用的電話線在艦炮的轟炸中遭到破壞,而備用的信號旗又因為硝煙而無法看清楚。
這座陣地最終沒有對盟軍的艦隊造成任何損失。

而陣地裡,半數超過四十歲的184名官兵(註:德軍菁英主力幾乎都在東線戰場),則全數在隔日向英軍231步兵旅投降。


今日的Longues-Sur-Mer陣地:
現今的這座岸炮陣地除了位在入口處、受損嚴重的第四號岸炮之外,幾乎完全開放參觀。
也頗受軍事迷歡迎,我看到很多團體是搭乘遊覽車來,並且有嚮導解說。
讓徒步從
Arromanches的D-Day博物館走過來的我好生羨慕......

陣地的入口處有許多紀念碑和一門俄製大炮。
大西洋堡壘 Longues-Sur-Mer德軍岸炮陣地
盟軍登陸後,在Longues-Sur-Mer陣地以東大約三百公尺處設立了一座飛行場,用以起降皇家空軍的B11。



大西洋堡壘 Longues-Sur-Mer德軍岸炮陣地

大西洋堡壘 Longues-Sur-Mer德軍岸炮陣地
這門俄製大炮應該是德軍在其他軍事行動中繳獲得的,由於英軍發現這門炮的時候附近有很多空彈殼,
因此推斷這門炮應該也有參與對抗盟軍的登陸行動。這門炮後來就被英軍給破壞。

過了這幾座紀念碑和大炮之後,便沿著小徑正式進入Longues-Sur-Mer陣地。
首先看到的就是第四號岸炮。順道一提,Longues-Sur-Mer陣地是這附近唯一還保留岸炮的陣地。
這四座岸炮離位處海岸斷崖的尺揮所有300公尺,各炮所指方向都不相同以最大化這個陣地的射程。

大西洋堡壘 Longues-Sur-Mer德軍岸炮陣地

第四號岸炮:
大西洋堡壘 Longues-Sur-Mer德軍岸炮陣地
損毀最嚴重的第四號砲台,並不是因為登陸日與盟軍戰艦駁火而受損的。
而是因為盟軍登陸後,在附近設立飛行場,英軍在炮台頂部架設防空砲,並利用這些岸炮掩體當座彈藥儲存室,但不慎引發彈藥爆炸而造成。
這個意外也造成多名英軍喪生。爆炸威力之大,連掩體厚重的混擬土都被炸飛數公尺之遠。

大西洋堡壘 Longues-Sur-Mer德軍岸炮陣地
被炸毀後殘存的岸炮殘骸。

大西洋堡壘 Longues-Sur-Mer德軍岸炮陣地
掩體被嚴重摧毀,掩體後方的混擬土結構更是被炸開一個大洞。

大西洋堡壘 Longues-Sur-Mer德軍岸炮陣地
四號岸炮的頂部。

大西洋堡壘 Longues-Sur-Mer德軍岸炮陣地
四號岸炮的後方。

大西洋堡壘 Longues-Sur-Mer德軍岸炮陣地
被炸飛數公尺的掩體碎塊。

第三號岸炮:
大西洋堡壘 Longues-Sur-Mer德軍岸炮陣地
第三號岸炮則是受損第二嚴重的。
但雖說是第二嚴重,但大致上還算完整,除了頂部有些許受損,以及炮身的側面裝甲被炸開了幾個洞之外,其餘都還算完整。

大西洋堡壘 Longues-Sur-Mer德軍岸炮陣地
可以看到炮身側面裝甲的彈孔。

大西洋堡壘 Longues-Sur-Mer德軍岸炮陣地
炮身及彈孔特寫。

第二號岸炮:
大西洋堡壘 Longues-Sur-Mer德軍岸炮陣地
第二號岸炮的掩體部分幾乎沒什麼被破壞,僅是在炮身側邊及頂部裝甲有被彈藥穿透、炸開的損傷。
雖然我心中希望是,不過這高高揚起的炮管不是它在登陸日的最後作戰姿勢。



大西洋堡壘 Longues-Sur-Mer德軍岸炮陣地
第二號岸炮正面。

大西洋堡壘 Longues-Sur-Mer德軍岸炮陣地
我與第二號岸炮的合影。

大西洋堡壘 Longues-Sur-Mer德軍岸炮陣地
第二號岸炮裝甲被炸開的開口。


大西洋堡壘 Longues-Sur-Mer德軍岸炮陣地


大西洋堡壘 Longues-Sur-Mer德軍岸炮陣地
因照炸威力被掀開的頂部裝甲

大西洋堡壘 Longues-Sur-Mer德軍岸炮陣地
穿透孔


大西洋堡壘 Longues-Sur-Mer德軍岸炮陣地
左側的裝甲也彎折了。


第一號岸炮:
大西洋堡壘 Longues-Sur-Mer德軍岸炮陣地
保存最完整的第一號岸炮,不知是否是四座岸炮中唯一無法運作的那座,因此幸免於難。


大西洋堡壘 Longues-Sur-Mer德軍岸炮陣地
利用這個最完整的掩體來說明一下它的規格;
這些鋼筋水泥製造的掩體長15公尺、寬10公尺、高6公尺。前方的開口則是2.5公尺高、3.85公尺寬。讓岸炮有120度的火力涵蓋範圍。
每個掩體都用了600平方公尺的水泥和四噸的鋼來強化。每道牆都厚達兩公尺以抵擋來自空中或海上的炮襲。

除此之外,德國工程師為了防止整個炮台在被攻擊後,炸彈穿透土壤在掩體下方爆炸會造成掩體傾斜,
因此在地面下還建造了階梯形的混擬土板。
這個設計在第四號岸炮的爆炸意外中被證實相當有效,即使上層結構和周遭土坡都被炸開,整個掩體依然沒有傾斜。
所有大西洋堡壘的岸炮都採用了這樣的設計,而且即使Longues-Sur-Mer陣地的掩體是在趕工下完成的,但並沒有影響到他的品質。
經過了登陸日盟軍炮火的考驗,整個Longues-Sur-Mer陣地的掩體都相當完整。

掩體上的坑坑洞,並不是在戰鬥中的損傷,而是當初設計用來填入土壤與草來作為偽裝,使掩體更容易融入周遭環境。
頂部的金屬環則是用來固定偽裝網用的。
兩邊的土坡則是用來吸收爆炸的衝擊,同時也讓掩體更難從海上或是空中被發現。



大西洋堡壘 Longues-Sur-Mer德軍岸炮陣地

大西洋堡壘 Longues-Sur-Mer德軍岸炮陣地
第一號岸炮有保存最完整的炮身。

大西洋堡壘 Longues-Sur-Mer德軍岸炮陣地
我在站在其中一個炮手操作位置。我身高172CM,可見此炮的巨大。

大西洋堡壘 Longues-Sur-Mer德軍岸炮陣地
後方的兩個房間與掩體出口。

大西洋堡壘 Longues-Sur-Mer德軍岸炮陣地
第一號岸炮兩側的土坡幾乎一路延伸到掩體的頂部,因此可以輕鬆的走到掩體上。圖為我與一號岸炮的合影。

大西洋堡壘 Longues-Sur-Mer德軍岸炮陣地
這便是從一號岸炮掩體望向英吉利海峽的景象。


大西洋堡壘 Longues-Sur-Mer德軍岸炮陣地
回望向第二、三、四號岸炮。
這些岸炮的頂部都有上圖的金屬環,目的是為了固定偽裝網用的。

參觀完四座岸炮,就繼續往海岸的方向參觀Longues-Sur-Mer陣地的其他設施。


軍需品室:
大西洋堡壘 Longues-Sur-Mer德軍岸炮陣地
首先經過的是彈藥室,由於是在地下,因此不太起眼。

大西洋堡壘 Longues-Sur-Mer德軍岸炮陣地
彈藥室入口上的標示牌。

大西洋堡壘 Longues-Sur-Mer德軍岸炮陣地
彈藥室走廊,共有兩個儲藏空間。

大西洋堡壘 Longues-Sur-Mer德軍岸炮陣地
彈藥室。其實感覺空間不太大。不知在Longues-Sur-Mer陣地是如何運送彈藥。
曾看過其它大西洋堡壘岸炮的彈藥運送方式是機械化的軌道運輸,在Longues-Sur-Mer陣地則沒有看到類似裝置。



防空炮炮座:
大西洋堡壘 Longues-Sur-Mer德軍岸炮陣地
從防空炮座回望四座岸炮,基本上從這裡已經很難分辨岸炮掩體的輪廓了。



大西洋堡壘 Longues-Sur-Mer德軍岸炮陣地
離開但要是前往指揮所的圖中,又可以看到兩座沒有掩體遮蔽的炮座。
依照原文的陣地配置圖推測,這應該是防空炮的炮座。



大西洋堡壘 Longues-Sur-Mer德軍岸炮陣地

指揮所:
大西洋堡壘 Longues-Sur-Mer德軍岸炮陣地
Longues-Sur-Mer陣地最後的參觀重點就是指揮所了。
這座雙層結構的指揮所就位在高達65m高的懸崖邊,擁有極好的視野。



大西洋堡壘 Longues-Sur-Mer德軍岸炮陣地
出現在1962年電影「最漫長的一天」(The Longest Day)中,Longues-Sur-Mer陣地的指揮所。


大西洋堡壘 Longues-Sur-Mer德軍岸炮陣地

指揮所分成上下兩層結構,現在已經有木棧道可以直達上層。
我看國外早期的其他人的紀錄並沒有這個通道,應是近期的重建。


大西洋堡壘 Longues-Sur-Mer德軍岸炮陣地
由指揮所上層瞭望台望向英吉利海峽。
這個開口其實相當窄小,從遠方的海上望來大該指是細細的一條縫吧,人員可以得到不錯的掩護。


大西洋堡壘 Longues-Sur-Mer德軍岸炮陣地
指揮所正面。可以看到右側的步道。

大西洋堡壘 Longues-Sur-Mer德軍岸炮陣地
指揮所另一角度。可以看到上層瞭望塔和下層的連動測距儀室的觀測口。
對目標物的觀測與相關計算都是在這裡由一座五公尺長的連動測距儀完成,
再利用深埋地底2公尺的電話纜線將參數送至各岸炮,以進行調整並射擊。
Longues-Sur-Mer陣地無疑地擁有整個諾曼第地區最好的連動測距設備,當時其它的某些陣地一直到盟軍登陸時都還沒有配備測距儀。
可惜的是現今的Longues-Sur-Mer陣地指揮所沒有保留任何的儀器可供參觀。

之前提到電話線在盟軍登陸日時被炸斷,在這裡提供一個數據:
Longues-Sur-Mer陣地的電話纜線雖然深埋兩公尺,但盟軍的1000kg炮彈可以炸出七公尺深、二十公尺寬的坑洞。
所以是無法抵抗破壞,而且難以維修的。因此較好的做法是像St Marcouf陣地,讓電話纜線就舖在地面以便維修。

Longues-Sur-Mer陣地指揮所和各岸炮間的聯繫在登陸日的早上就被切斷,
隨後不久指揮所和瑟堡總部的通訊也被法國反抗軍切斷。


大西洋堡壘 Longues-Sur-Mer德軍岸炮陣地
指揮所背面。可以通往下層結構的入口和上層結構的鋼筋梯都設在此處。

大西洋堡壘 Longues-Sur-Mer德軍岸炮陣地
通往上層的鋼筋梯部分,以經被木板封住以防遊客攀爬,但還是很多人爬就是了......
但從圖片還是可以看出這不是個可以快速、輕鬆攀爬的樓梯。
登陸日當時,由於整個指揮所並沒有完全完工,連動測距儀室前方的空地並沒有完全整地完成
(本來是指揮所完工後才要整地,以免被敵軍窺伺。不過現今已經整理完畢。)
造成指揮官如果要觀測海面狀況,必須從下層結構跑出來,爬上這個鋼筋梯上到瞭望台。


大西洋堡壘 Longues-Sur-Mer德軍岸炮陣地
通往下層結構的入口。

大西洋堡壘 Longues-Sur-Mer德軍岸炮陣地
其實空間也不大,總共隔成四個房間而已。分別是地圖室、無線電通訊室、軍官室和連動測距儀室。


大西洋堡壘 Longues-Sur-Mer德軍岸炮陣地
底層的連動測距儀室及瞭望口,視野可達220°。


大西洋堡壘 Longues-Sur-Mer德軍岸炮陣地
暸望孔高度示意圖。我正在拍攝瞭望孔的視野。


大西洋堡壘 Longues-Sur-Mer德軍岸炮陣地
由底層的暸望孔望出去的景象。


參觀完指揮所之後,整個在Longues-Sur-Mer岸炮陣地的行程就告一段落,
於是就開始邁開步伐,繼續徒步走向貝桑於潘港 (PORT-EN-BESSIN-HUPPAIN),準備搭車去奧馬哈海灘(Omaha Beach)。





地圖:

在較大的地圖上查看German Naval Battery in Longues Sur Mer Normandy




更多我的最新作品請參考我的臉書專頁

相關文章:

前德軍總部 大西洋堡壘博物館 Le Grand Bunker Musee
黃金海灘與桑葚人工港 Gold Beach and Mulberry Harbour

D-Day博物館 Musée du débarquement
大西洋堡壘 Longues-Sur-Mer德軍岸炮陣地
奧馬哈海灘 Omaha Beach
 


相關文章:

到巴黎攝影 榮軍院 Les Invalides

到巴黎攝影 巴黎地下墓穴 Catacombes de paris
到巴黎攝影 莎士比亞書店 Shakespeare and Company
到巴黎攝影 雙叟咖啡館 Les Deux Magots
到巴黎攝影 花神咖啡館 Café de Flore
到巴黎攝影 聖敘爾比斯教堂 Saint-Sulpice
到巴黎攝影 卡魯索凱旋門 Arc de Triomphe du Carrousel
到巴黎攝影 盧森堡公園 Parc de Luxembourg
到巴黎攝影 巴士底廣場與七月圓柱 Place de la Bastille & column de juillet
到巴黎攝影 比爾哈克姆橋 Pont de Bir-Hakeim
到巴黎攝影 Verdeau通道 Passage Verdeau
到巴黎攝影 茹弗魯瓦廊街 Passage Jouffroy
到巴黎攝影 Colbert通道 Galerie Colbert
到巴黎攝影 薇薇安通道 Galerie Vivienne
到巴黎攝影 全景廊街 Passage des Panoramas
到巴黎攝影 蒙馬特聖心堂 La Basilique du Sacre Coeur de Montmartre
到巴黎攝影 聖禮拜堂 La Sainte-Chapelle
到巴黎攝影 巴黎聖母院 Notre Dame de Paris
到巴黎攝影 巴黎歌劇院 Palais Garnier
到巴黎攝影 奧賽美術館 Musee d'Orsay
到巴黎攝影 凡爾賽宮 Chateau de Versailles
到巴黎攝影 亞歷山大橋 Pont Alexandre III
到巴黎攝影 凱旋門 Arc de Triomphe
到巴黎攝影 羅浮宮 Musee du Louvre
到巴黎攝影 出發(搭乘中國東方航空)
到巴黎攝影 食宿


創作者介紹

Wilhelm Chang Photography

Wilhelm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