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age image
2009年在古典音樂上對我來說真是充滿了俄羅斯風情,總共聽了三場。
分別是重量級由普雷特涅夫率領的俄羅斯國家管弦樂團
以及演出有點讓我不敢苟同的柴可夫斯基之夜,
還有就是這場羅許德茲特溫斯基客座指揮北市交的俄國經典之夜!

其實要去之前因為曲目後來有更改而有點不高興,因為原本的曲目有我喜愛的拉赫曼尼諾夫的第二號鋼琴協奏曲。
被換成海頓:為小提琴、鋼琴與弦樂團的協奏曲 及 史尼特克:第六號大協奏曲,為鋼琴、小提琴與弦樂團……
似乎有點不是那麼俄羅斯經典了,不過我必須說可愛的78歲指揮家羅許德茲特溫斯為這場演奏會增色不少!

羅許德茲特溫斯的輝煌成就就不提了,那天我看到的是一個和藹楊祥又可愛的長者,似乎是還為了我們而穿了唐裝來指揮今天這場演奏會。
幸虧後來我有坐到第一排去(生平第一次坐到國家音樂廳的第一排,連誰的琴弓斷了弦我都看的到),
才看到他在最後接受大家掌聲時的,豐富又逗趣的肢體動作,
無論是"我實在是太愛你們的"張開雙手,或是"就這樣吧"將手俐落的揮過指揮台的扶手,

最後在大家排紅了手,這位老先生也以他緩慢的腳步挺著大大的肚子出來謝場了三四次之後,
他終於又走到指揮台,面向大家,說了句"Glinka"。
image
首先我是愣住,因為我從來沒有在音樂廳看到指揮和聽眾說話的情形,
後來前奏想起,才知道他要表達的是,安可曲是俄國作曲大師Glinka的Ruslan & Ludmilla Overture。
其中指揮到一半時,他還故意轉過來做出陶醉在優美旋律中的表情給大家看,
那一瞬間真的是像極了愛因斯坦這個老頑童!!

結束的時候當然也是掌聲如雷,我也因為見識到大師的和藹可親以及調皮的一面而將原本有點不高興的情緒一掃而空,
原本還因為曲目改變而很猶豫要不要去聽,幸好後來沒有改變心意!

創作者介紹

Wilhelm Chang Photography

Wilhelm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