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佛羅倫斯攝影 聖母百花大教堂 by 旅行攝影師 張威廉 Wilhelm Chang Photography

購買這張照片
去佛羅倫斯之前就已經看過許多聖母百花大教堂的照片,老實說並沒有特別的驚艷。
只覺得是座造型外觀比較特別的教堂,並不覺得它有與眾不同的美,甚至對網路上大家的推崇感到有些莫名其妙,
抵達佛羅倫斯在下榻處安置好之後,就步行前往米開朗基羅廣場準備拍攝佛羅倫斯的日落,
當時陽光已經開始轉成金黃,因此我一心只想著能不能在完美光線出現前抵達廣場。
看著手機導航的我從巷弄中一走出來,毫無心理準備的被沐浴在金黃陽光中的宏偉大教堂給震懾住了,
不由得的停下腳步,收起大概已經掉到馬路上的下巴,花了幾分鐘從震撼中回神,才繼續前往米開朗基羅廣場。
從此之後聖母百花大教堂便是我心目中(外觀)最美的教堂。(不知道今年去巴塞隆納的聖家堂之後,排名會不會有所改變。)


到佛羅倫斯攝影 聖母百花大教堂 by 旅行攝影師 張威廉 Wilhelm Chang Photography到佛羅倫斯攝影 聖母百花大教堂 by 旅行攝影師 張威廉 Wilhelm Chang Photography

購買這張照片

圖:從巷弄中鑽出來時看到的聖母百花聖殿。這是幾天後再回去重拍的照片,總覺得初到佛羅倫斯時看到的夕陽版本比較美。

 

到佛羅倫斯攝影 聖母百花大教堂 by 旅行攝影師 張威廉 Wilhelm Chang Photography

圖:由米開朗基羅廣場眺望佛羅倫斯市景。  購買這張照片

 

聖母百花大教堂無疑是佛羅倫斯王冠上的寶石,因此基本上接下來我在佛羅倫斯待的幾天裡,聖母百花大教堂都是我的拍攝重點。
我從佛羅倫斯市區的各個角度拍攝了聖母百花大教堂,尤其又特別著重在它著名的拱頂。



到佛羅倫斯攝影 聖母百花大教堂 by 旅行攝影師 張威廉 Wilhelm Chang Photography

購買這張照片

 


一個人類史上的謎團看起來是什麼樣子? 答案是美得動人。
聖母百花大教堂的拱頂的建造方法,即使今日的專家也無法完全參透。拱頂的基座是個不完美的八邊形,因此沒有真正的中心。
在沒有使用中心支稱的工法下,有很多理論推測布
魯涅列斯 -沒有受過正規建築訓練的天才建築師- 是如何讓圓頂的八個面在頂端完美交會的。
六百年後的今天
,聖母百花大教堂的拱頂依然是世界上最大的磚造拱頂建築




到佛羅倫斯攝影 聖母百花大教堂 by 旅行攝影師 張威廉 Wilhelm Chang Photography

購買這張照片

 

除了從遠處欣賞聖母百花大教堂之外,走近欣賞建築的細節也是一大享受 (特別在排隊準備登上拱頂時可以好好細看......)
由粉紅、白與綠三色大理石建造的牆面,與歐洲普遍的單色石造教堂相當不同。
斑駁外牆與簡潔筆直的線條讓聖母百花大教堂的整體構造充滿陽剛味,這也是我在佛羅倫斯所觀察到與其他城市不同之處。
例如我在威尼斯看到的建築都是在外觀加以精緻複雜的裝飾,整體感覺較為柔美。而佛羅倫斯的建築則多為簡潔大器。

 


到佛羅倫斯攝影 聖母百花大教堂 by 旅行攝影師 張威廉 Wilhelm Chang Photography

購買這張照片

 

聖母百花大教堂建築群是由三部分組成。分別是教堂主體、鐘樓及受洗堂。
我去的時候(2015年十月底)受洗堂正好在進行整修,因此我幾乎沒拍什麼照片。
除此之外,基本上就是登上圓頂拍鐘樓,登上鐘樓拍圓頂。反正門票都買了,乾脆都爬嘍!

 

 

到佛羅倫斯攝影 聖母百花大教堂 by 旅行攝影師 張威廉 Wilhelm Chang Photography

購買這張照片

 

雖然說登頂過程可以看到拱頂的建築內部構造。但因為我不是對建築這方面很有興趣,所以只希望趕快到頂端拍照。
但因為樓梯階數多加上通道又狹小需要不時停下來讓其他人先過,所以登頂花了一些時間,本來預計在早上順光時拍攝鐘塔,
實際抵達時已經快中午了,因此其實光線有些強烈,不是最理想的拍攝狀態,建議拍攝者時間抓鬆一點。

 

 

到佛羅倫斯攝影 聖母百花大教堂 by 旅行攝影師 張威廉 Wilhelm Chang Photography

購買這張照片

 

在拱頂上欣賞佛羅倫斯的市景以及遠方的多斯卡尼風景。
在這享受托斯卡尼的和煦的陽光及徐徐涼風真的讓我一點都不想離開。我在塔頂待了接近一小時吧,貪婪地想把托斯卡尼的風景牢牢印在腦裡。
大教堂的拱頂提供了足夠的空間,不像倫敦聖保羅大教堂那樣擁擠,多停一分鐘都是煎熬啊!

 

 

到佛羅倫斯攝影 聖母百花大教堂 by 旅行攝影師 張威廉 Wilhelm Chang Photography

購買這張照片

 

中午從拱頂下來後,先去中央市場吃了著名的牛肚包,順便避開中午不適合拍攝的強烈光線後,
(單指光線,氣溫上來說十月底的義大利舒適宜人!),便登上喬托鐘樓。
登頂喬托鐘樓的過程中可以看到由低漸高、逐漸變化的風景。登頂途中有許多平台可以休息、賞景。

 

 

到佛羅倫斯攝影 聖母百花大教堂 by 旅行攝影師 張威廉 Wilhelm Chang Photography

購買這張照片 

攻頂之後回望聖母百花大教堂。整個城市與大教堂和諧的共存。
其實我對於一個城市是否該有一致、協調的外觀有著開放的看法。
佛羅倫斯、巴黎這樣相對一致的市景有些人也覺得單調缺乏多元性,倫敦這樣有點雜亂的市景也有人覺得充滿生命力和創意。


到佛羅倫斯攝影 聖母百花大教堂 by 旅行攝影師 張威廉 Wilhelm Chang Photography

圖:從喬托鐘塔往回看向大教堂的拱頂。  購買這張照片

 

 

 

到佛羅倫斯攝影 聖母百花大教堂 by 旅行攝影師 張威廉 Wilhelm Chang Photography

購買這張照片

以佛羅倫斯這樣熱門的觀光城市來說, 清晨會是相對黃昏來得好的拍攝時機。
除了較少遊客之外,早晨較低的溫度也對於相片的畫質有所幫助。
而且還能一人獨享這座歷史名城!

 

到佛羅倫斯攝影 聖母百花大教堂 by 旅行攝影師 張威廉 Wilhelm Chang Photography

購買這張照片

以佛羅倫斯著名的老橋為例,這是在清晨時分,由老橋回望聖母百花大教堂的拱頂。
街上幾無人車,趁著街燈熄滅前拍下這張照片。

  

到佛羅倫斯攝影 聖母百花大教堂 by 旅行攝影師 張威廉 Wilhelm Chang Photography

購買這張照片

聖母百花大教堂相對其他歐洲教堂,內部的裝飾比較簡潔一點。拱頂內的最後的審判依然是一大亮點。
特別是登頂過程中可以近距離的欣賞。雖然單純進入教堂底部是免費的,但還是建議購買門票登上拱頂和鐘塔,
看到的景致絕對是值回票價。

 

 

相關文章: 

 

 

 

創作者介紹

Wilhelm Chang Photography

Wilhelm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