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德勒斯登攝影 王侯馬列圖 by 旅行攝影師 張威廉 Dresden Fürstenzug by Wilhelm Chang
器材: Nikon D610 || Nikkor 16-35 mm f/4 
參數: 35mm || f/10 || 5s || ISO 100
後製:Photoshop CC || Lightroom CC || Wacom Intuos Pro Small || 15" Late 2013 MacBook Pro Retina
我在德勒斯登的頭號拍攝重點就是這幅王侯馬列圖 -Fürstenzug。
他是一幅有兩萬三千片麥森瓷片拼貼而成的巨幅壁畫,內容是薩克森王國歷代的君主出巡圖。
這是德勒斯登在二戰大轟炸中唯一倖存的古蹟,搭配遠方2005才重建完成的聖母教堂圓頂,很有從廢墟中再起的意味。

當時雪正開始下,我注意到附近有數量異常高的員警和警車,遠方也不時傳來擴音器廣播的聲音。
途中地上車軌便是警車駛往聖母教堂前廣場時留下的。
因為看到許多人帶著標語和旗幟往廣場方向走去,當時我還想是不是有政要來到德勒斯登。

到德勒斯登攝影 王侯馬列圖 by 旅行攝影師 張威廉 Dresden Fürstenzug by Wilhelm Chang   到德勒斯登攝影 王侯馬列圖 by 旅行攝影師 張威廉 Dresden Fürstenzug by Wilhelm Chang
後來雪大到只要我架腳架,雪便在鏡頭遮光罩裡累積起來,鏡頭也因為雪融化而留下水痕讓我不得不放棄拍攝。
我隨後前往布呂爾平台勘點,發現歌劇院前方廣場也有一群人聚集,看起來像是某種集會。
有人用擴音器在發表演說,中間我有聽到一句是以英文說「如果現場有難民,我們歡迎你們」。
從布呂爾平台離開之後,我決定去聖母教堂廣場一探究景。一去發現現場人山人海,很多人都手持旗幟、標語。


到德勒斯登攝影 王侯馬列圖 by 旅行攝影師 張威廉 Dresden Fürstenzug by Wilhelm Chang
我用英語向一旁似乎是維持秩序的人詢問這個集會的主題是什麼,
這位有些年紀的先生用他有限的英語詞彙表示這是反阿拉伯、反伊斯蘭滲入德國的集會遊行。
並且說這些人都是「愛國者」,這時我已經明瞭大概是怎麼回事,就更進一步地問這是不是反難民的活動。
這位先生看了我身上背著大相機,眼神閃過一絲疑慮,便語帶保留、笑容僵硬重複地說「就是愛國活動啦......」


到德勒斯登攝影 王侯馬列圖 by 旅行攝影師 張威廉 Dresden Fürstenzug by Wilhelm Chang到德勒斯登攝影 王侯馬列圖 by 旅行攝影師 張威廉 Dresden Fürstenzug by Wilhelm Chang
雖然機率不高,為了更加確定我沒有誤解這場活動的主旨,我轉向一旁比較年輕、手持英語標語的男子,問了同樣的問題。
這位先生就毫不閃躲了,直接挑明的說就是反難民,他說這些人不願意融入德國社會,反而要改變德國社會;
他們來這裡搶了德國人的工作、德國人的女人,讓德國人生活不好過。
後來活動正式開始,我們便倉促結束對話。走前他匆匆問我是不是中國人,我答不是,我是台灣人,來這裡觀光三天。
他便露出理解的表情,說「喔喔,台灣我知道。 台北... 蔣介石!」 
我雖有點哭笑不得,但還是跟他說對,就是那裡。他祝我在德勒斯登玩得愉快,便快步離去了。

我又回頭往歌劇院前廣場去,看看另一場集會是怎麼回事。
沒想到到達時遊行隊伍已經出發,我便向一旁貼滿文宣的小攤詢問遊行主題。
不過擺攤的女士不諳英語,和她一起擺攤的人也沒人會說。
她便跟我說他些遊行的人所做的事情是非常不對的,她想進一步的解釋他們的主張但是以她有限的英語與我有限的德語能力,
實在無法達成她的目的,她便給我一本冊子,叫我到上面寫的網站去看,那裡有英文版。
但其實網站上的英文版也只是google翻譯,但可以大致看出更「德國為先」、「中央集權的德國」的網站。
因此我想當晚應該就是支持與反對難民政策的人同時出現在德勒斯登老城區吧。
  
回飯店的路上發現警察已經封鎖了道路,但所幸我還是順利回到飯店房間。
遊行人群呼著口號,在夜色中、大雪下慢慢消失在德勒斯登的街頭。

兩日後我在德勒斯登中央火車站候車,準備回布拉格。身旁本來平靜閱報,族裔似乎是北非人的年輕男子突然撕起了報紙。
他指著被他撕下(一名男子)的照片,說這個人是法西斯、希特勒,仇視穆斯林、非洲人和亞洲人。
並且跟我說這問題在德國,特別是德國東部很嚴重,而德勒斯登又是最嚴重的地方。

在回布拉格的路上,想到我搭的這條路線在幾個月前,也是難民前往德國的路線之一。
當時各國邊界都神經緊繃,許多背包客都回報許多主要火車站都擠滿難民,火車上也都有警察檢查護照。
這次德勒斯登經驗加上前陣子新年夜跨年派對在德國科隆發生許多婦女遭大批北非裔男子性騷擾事件,
難民問題已經是德國乃至歐洲最急迫的問題,影響層面之大,已經動搖了歐盟團結的根本。
撰寫本文的此時,比利時布魯塞爾的機場與地鐵接連遭受炸彈攻擊,想必會讓本已沈重的難民議題更加灰暗難解。










創作者介紹

Wilhelm Chang Photography

Wilhelm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