布雷德湖是斯洛維尼亞的瑰寶,以優美風景聞名的布雷德湖吸引了不只斯洛維尼亞國內的民眾,許多外國遊客也都慕名遠來。
但有別於旅遊旺季的夏天,我特別挑在秋天樹葉轉紅時來拍,希望可以拍到山頂覆雪的阿爾卑斯山為背景、楓紅圍繞的布雷德湖。
被網路上很多絕美照片毒了很久的我,一直把布雷德湖放在必拍清單的前三名,所以心中期待也很高。
雖然因為倫敦飛斯洛維尼亞只要£17而被當作我義大利之旅的起點(倫敦飛其他義大利城市都至少£80起跳)

但我一點也沒有少做布雷德湖的功課。

然而出發前一週我就發現天氣會相當糟,連續一週不間斷的大雨...... 堪稱旅遊攝影師的惡夢!
而我只有一天的時間可以待在布雷德湖,基本上已經提前宣告布雷德湖的拍攝計畫泡湯了。

 
即使如此,我還是照計劃出發拍攝,畢竟有出門就有希望,雖然離開旅館時雨又比我Check-in時更大了......
我沿著環湖步道朝著預定的拍攝點前進,也順便在沿路勘景。不得不說斯洛維尼亞真的是風景如畫,甚至風景勝畫!
其實在搭客運從斯國首都盧比亞納(Ljubijana)到布雷德湖的路上,沿路風光就讓我驚艷不已 -蜿蜒的河流襯以整個河谷森林的金黃!
即使如此糟糕的天氣也遮掩不住它的美麗。


器材: Nikon D610 || Nikkor 80-200mm f/2.8D || SLIK Pro 340DX
參數: 80mm || f/10 || 1/40s || ISO 100
後製:Photoshop CC || Lightroom 5 || Wacom Intuos Pro Small || 15" Late 2013 MacBook Pro Retina

在半路上我發現雲霧慢慢從森林裡浮現,搭配湖中島嶼的金黃樹葉有很強烈的對比感。
所以在大雨中撐傘架腳架拍攝,並利用長焦鏡壓縮距離感。

 

到達預定的拍攝點之後,大雨依然持續。我還是架好腳架嘗試一些構圖。上圖可以看到整個環境有多濕......
我有穿全套的防雨、快乾裝備。但經過近兩小時的健行很多地方還是被雨水滲透了,加以冷風其實相當不舒服。
但我還是想堅守陣地,希望也許晚點天氣會短暫轉好也說不定。
畢竟我常碰到原本以為不可能出景的壞天氣,最後出現超級大景,例如我在巴黎拍的聖母院日落
所以基本上即使遇到壞天氣我還是會等到日落時間結束。

 



後來雨勢的確有停了約十分鐘,趕緊用手機拍了布雷德湖全景,如果有適當的天候和光線一定人間絕景啊!
可惜最終還是不間斷的豪雨,只好收一收幾乎全部濕透的裝備,在黑暗中沿著環湖步道回去旅館休息。




器材: Nikon D610 || Nikkor 16-35 mm f/4 
參數: 35mm || f/14 || 1/15 || ISO 100
後製:Photoshop CC || Lightroom CC || Wacom Intuos Pro Small || 15" Late 2013 MacBook Pro Retina 
抱持著可能可以拍到布雷德湖和阿爾卑斯山日出的微弱希望。即使外面依然下著大雨,我還是決定還是在日出前出門。
但經過在漆黑中步行一個半小時的路程最終沒有得到回報。豪雨依然持續,連背景的布雷德城堡也被雲霧掩蓋。

再次收拾裝備準備搭火車去斯洛維尼亞和義大利邊境,前往下一站威尼斯。
這場雨除了打亂我的拍攝計畫,連我的交通計畫也被干擾。我買完前往邊境車站的車票後就在車站的長廊下等待。
沒想到火車終於來之後,車上所有人,包含車掌都下車,走向一邊有點破舊的客運車。
我正納悶這班火車到底是不是我要搭的那班時,一個當地人從客運車走過來,作勢要幫我搬行李到客運車。


不過在歐洲都久了戒心都很重,所以我拒絕了,跟他說我是要搭火車。但火車站的站長過來示意我跟他去。

雖然不知道原因,但我想大概火車不開了,就讓客運司機幫我把行李放到車上。
一上車,看到幾個也是背包客裝扮的人,其中一個用英文碎碎念,抱怨火車說停開就停開,又看到原本的火車車掌也上車驗票。
本來心中還猜這會不會是當地野雞車的騙錢手法,這下明白原來這輛客運是來當接駁車的。


車掌看到我車票上的站名後,用口音很重的英文跟我交代了一些事,但我沒聽明白。不過我也沒很在意,反正我就跟著其他背包客行動就對了。
潮濕的車廂、僵硬的座椅和不能調整位置的椅背雖然不是很舒服但也一點都沒困擾我,
因為客運車行駛的山間小路風景美得根本不在意車廂環境怎樣。每過一個彎都打從心底覺得世上怎麼會有這麼美的地方......


後來客運停在一個火車站旁,火車車長指著我和另外兩個英國背包客,示意我們在這裡轉搭火車繼續前往邊境。
火車的車廂雖然有點老舊,但至少還算乾淨,但重點是終於可以放鬆,好好休息一路坐到終點站。
後來火車在一個隧道裡短暫停留,其他乘客都往窗外探出頭,原來是軌道被水淹沒了! 隧道裡已經變成一條湍急的河流。
但所幸火車並沒停太久就繼續前進。後來我也在路上看到其他河流的河水暴漲,也許這也是為什麼一開始在布雷德湖得改搭接駁車的原因。


到了邊境之後終於離開了豪雨,但是我還得找公車過邊境去義大利搭火車前往威尼斯。
不過當地標示並不清楚,所以我跟後來認識,一樣在找公車站的澳洲正妹Corey有了一段小冒險。
後來在當地人超熱情的幫忙之後我們總算也到了義大利的車站,在近三小時的車程裡,我們終於能好好休息。
抵達威尼斯之前我們互留了聯絡資訊便分道揚鑣了。

在火車緩緩駛過跨海大橋,在海平線看到威尼斯那刻,真是難以描述的感動呀!

創作者介紹

Wilhelm Chang Photography

Wilhelm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