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SC01491
雖然本來和朋友是約早上11點從台北出發,的確也12點到了桃園。不過鑑於從各種跡象我們判斷這次音樂祭的人會很少…… 加上天氣真的很熱,所以我們臨時決定三點半再搭接駁車到演唱會現場去。
吃完中餐之後朋友們直接在美食街補起眠來……Orz,我雖然沒有睡覺,但是百貨公司裡實在沒有我好逛的地方,只好去買了杯咖啡就在誠品裡看起書來了。

DSC01485
在看完兩本書之後終於三點半了,和朋友會和之後在車站前搭上接駁車。果然如預想的一樣,人沒有太多,到了現場更是誇張,人稀稀落落的。由於Mina還沒有買票,所以我們就先陪她去買,沒想到就在售票處碰到小玉爸爸!!
小玉爸爸超有心的(或說有預謀的XD),他知道我們大家都會去,就先做好每人一份的瑞典話標語(Stefan是瑞典人),還一再叮嚀大家一定要舉給他看XD.DSC01484
不過也拜人沒有很多所賜,我們竟然有前排壓欄杆的位置!!!!!!
說真的,比我上次拼死拼活排Oasis的位置還好……
一就定位之後,我們就席地而坐,等聽其他樂團邊等Placebo
DSC01486
其實其中也聽到不少好聽的團,除了Frente是我之前就知道的以外,還聽到一個蠻好聽的日本大叔樂團,叫做"Zenza Boys" ,他們演奏的時候,連旁邊的保全先生都跟著扭腰擺臀了起來!真的很好笑!
但是其實說真的,這次的音樂祭有很大的缺點,就是他們把主舞台與兩個副舞台連在一起,中間只有相隔一個大螢幕。
所以當Frente的主唱已經開始和大家問好的時候,旁邊的樂團竟然開始試音……明顯干擾到Frente的演出,
主唱還特地轉頭過去看。而且觀眾的反應也冷冷清清,台上努力的帶動氣氛,台下卻沒什麼反應,真替台上的人感到難過。
希望他們不會因此對台灣和台灣人產生不好的印象。

總算夜幕低垂的時候,離表定八點二十分只剩不到10分鐘的時間,我靠在欄杆上看著Staff忙著確認樂器的效果,朋友們則把握最後的空檔去洗手間,這時候一個女生和操著英國口音的外國人走過來想佔走我朋友的位置。我很禮貌的跟那個女生用中文說我的朋友只是去一下洗手間,她們很快就會回來。外國人就問她說怎麼了,那女生就把我說的翻譯回去給他聽,那外國人大概以為我聽不懂英文,就叫那個女的不用移動,想要硬是搶走我朋友的位置,而那女生也一副有外國人當靠山的樣子。他們的舉動讓我有點惱火,雖然我也是英國人,但是面對同胞的無理行為我也會據理力爭。我就直接用英文跟那外國人講白,如果想要有好位置就早點來,少在這跟我耍賴,不滿的話你去找工作人員申訴,總之我不會讓這位置給你們。後來他們就悻悻然的走了再也沒回來。

即使心情上受到些微的影響,在後來主舞台燈光暗下來之後,隨著大家興奮的呼喊聲我也都忘了剛剛的事。
後來開場音樂響起,現場更是整個沸騰了起來,只要後台有人走出來,大家就went crazy~!
終於正牌的團員出場了,Brian綁著馬尾,白色T-shirt、黑色煙管褲,很典型的Brian打扮,不過令我驚訝的是他真的很嬌小!不過這不是重點,重點是今天Brian的嗓子狀況超好!!很多高音他都輕易的唱上去了!新歌也才四首左右,其他都是經典的好歌啊~!!! 除了Bitter End和Without you I'm nothing沒唱到之外,其他我想聽的都有唱了!!好感動~
順便放一下歌單
Kitty Litter
Ashtray Heart
Battle For The Sun
For What It's Worth
Sleeping with Ghosts
聽到這首的時候真的感動到難以言喻,其實Placebo伴我走過一段特別的日子,那時聽這首歌的時候感觸很深,尤其是最後Soulmate dry your eyes,soulmate never die這兩句,更是一語道盡呀!能夠現場聽到,而且跟著Brian一起唱,真的是很特別的一種感受。
Speak in Tougues
Follow The Cops Back Home
Every You Every Me
Special Needs
這首是我接觸Placebo的第一首也是愛上他們的原因,不過說真的現場的版本其實都沒有專輯的來得好聽。
而且Brian習慣把這首變奏,所以有點難跟著唱。
Never-end why
唱這首之前,Brian還說這是一首關於佛的歌,還雙手合十和大家鞠躬XD
Black-eyed
Happy you're gone
Meds
Come Undone

Special K
這首開始的時候超High的~才前奏而已,大家就已經開始在「八啦八啦~八八啦啦~」,而且整齊劃一、聲音嘹亮~XD
所有的人都跳起來揮動雙手,Brian跟Stefan也被感染了,特別走到台前縮短和大家的距離~
最後副歌也放給大家「八啦八啦~八八啦啦~」,雖然大家的Timing有點沒抓好,不過瑕不掩瑜啦!
唱完這首的時候我已經有沒有遺憾的感覺了~哈哈!
Song to Say Goodbye
延續上一首的的熱情,其實聽到這首的時候就知道應該是要結束了,所以就放盡氣力去跳、去唱。
一直拍手、吶喊,真的很過癮!

結束之後大家當然是一直狂喊安可,但是其實有點氣勢不夠,我那時還有點懷疑會不會有安可,不過看在大家都一直喊安可了喊好幾分鐘,最後團員們又出來啦!!
=================
Infra-red
Taste in Men
這兩首更不用說了,氣氛真的是為之沸騰,特別是Infra-red的時候,大家一起大聲唱"Coz I CAN see in the dark~",之前我在許多Live看到這段的時候就在想不知道什麼時候可以輪到台灣,現在實現的感覺真的很棒~
後來團員們也手拉手來個大鞠躬,鼓手還把他剩下的鼓棒全部拋下來,大家全部都瘋狂的跳起來接,我前面一個女生夾帶著要Alley oop的氣勢衝過來,結果直接撞在欄杆上,光看就覺得痛Orz
最後一隻鼓棒在我正上方只差幾公分的距離飛到後面去,真可惜。

不過這次的演唱會真的很成功(only the placebo part),不論台下台上都很盡興,看來下次Placebo再來開演唱會的機率可能蠻高的~ 不過我倒是對straight music辦大型演唱會的能力再打上一個更大的問號……
畢竟從上次Oasis C區事件、到頭等艙票一定要連買兩天和臨時開賣星光票這些事讓我對他們的可靠度大打折扣。
不過以目前的情況來看,也只能希望他們更進步,繼續邀更多好團來給我們聽嘍~

創作者介紹

Wilhelm Chang Photography

Wilhelm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