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隄劇場 
(圖片轉載自http://www.imparfaitdusubjectif.fr/archives/category/artistico/  如有侵權請告知)
這次是我的"法國"朋友 – Tiara Anderson 邀請我去看的,其實我很高興她有找我去,因為這真的是一場相當精彩的藝術表演。加上我向來喜歡奇幻、美麗和異國情調的事物,香隄劇場可說是相當合我的胃口!

其實一開始的一小部分因為遲到的關係沒有看到,不過無損於享受整部戲的樂趣。
除了相當完美的配樂,其中許多幾乎已經可以稱為魔術的表現手法更是令觀眾驚奇連連;
例如從皮箱裡出現的男子、由巨大的塑膠氣泡中消失的女子。

而香隄劇場利用光影效果的手法更是相當高明,像是利用一塊移動的黑色板子造成視覺上的不連續效果,並以此作為人物的出場或退場遮蔽,所以常常有人物突然出現(或消失)在台上的切換所造成的驚奇感。
其他例子像是利用版子縮小觀眾的視野以強調特定區域的表演,還有最終幕的人形紙板剪影等。

香隄劇場雖然稱為人偶劇場,但其實在台上偶師與人偶是同時存在的,其實我覺得人的演出與人偶的演出甚至達到
5:5或6:4的比例。加上在台上的偶師也是表演的一部份,所以不會有突兀感,反而加強了張力。

整部戲是在講男女之間的感情糾葛,雖然這不是什麼新的主題,但我很喜歡香隄表現的方法。
不過因為這整場戲幾乎是沒有台詞的(僅有少數的法語台詞),加上藝術是沒有一定標準的,所以導演希望觀眾看完就自由詮釋。 於是我就斗膽的講講我的感覺吧。

例如一段是一群男女手上各自拿著一封信,時而分散在台上,時而排成一列,最後大家伸手去撕掉下一個人的信,站在排頭的沒有人撕他的信,所以排尾還特地繞一圈去撕掉。
這個過程不禁讓人想問是否世界上的男女在某種程度上都像這樣有所牽連,現在沒有碰到的,總有一天會遇到。

另一幕是一隻巨大、有著男性面孔的人型昆蟲纏著一個女人,女人死命的想要逃脫卻逃脫不了。
是否是要表現這個女人想要擺脫的夢靨卻被緊緊糾纏揮之不去?
最終精神崩潰,被滿臉堆著虛假笑容一心只想把女人隔離於外界的醫生護士給禁錮。
而身在遠處的男子渾然不知,手上依舊拿著信四處遊走。

我覺得這整部戲就是以這樣幽默、奇幻又脫俗的方式講出男男女女之間的糾葛、各種議題、爭吵,也個別呈現出了男方與女方差異,而這些發生在男與女之間的事也許直到世界的盡頭都還是不斷的反覆上演吧。

其實還有很多很精采的表演我想說,但是因為文字真的太難以形容現場看到的表演及後來轉化出來的感受。
例如站在巨大塑膠氣球裡的女人,令人深思的最終幕中的剪影與男女共舞……等。 
如果要完整的寫出來恐怕這篇文章還要很久才能完成。

為了現在看到這篇文章的人能夠稍微理解我上面到底在描述什麼,就放一段影片讓大家體會看看,希望能有所幫助。
 

創作者介紹

Wilhelm Chang Photography

Wilhelm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